欢迎来到《妻子的借口》 - 芦篙电影网

妻子的借口

类型:职场 地区:发布:2020-10-20 15:53

妻子的借口剧情介绍

听完秦墨的话,丁长生沉默了,这事不但是不能做,而且一旦做了,很可能一点好都落不下不说,还可能牵扯到省里那些人的恩恩怨怨中去,现在自己的处境就很好,谁也不得罪,而且还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但是秦墨的话反映了一件事,那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秦墨是被朱明水从北京叫来的,而且还叫到省里交代一番,这才让秦墨到湖州来找丁长生促成此事,朱明水的意思很简单,既然罗明江想换掉司南下,而印千华、梁文祥和自己都默契的保住了司南下,那么司南下要是有点政治头脑的话,就该做个选择了,罗明江那里是不可能了,剩下的可还有三个人呢。而朱明水又得知梁文祥准备视察湖州,心里也就想到了这里面的道道,这是要招揽人了,所以朱明水急急火火的把秦墨从北京叫来,就是为了办这一件事,告诉丁长生,让他传话给司南下,摆明自己的意思,而这些又是自己不好明说的事情。“怎么?不好办?”秦墨看出来丁长生的犹豫。“不是不好办,我是担心这事引起他人的不满,仲华是我的老上司,他的后面就是印千华,而梁省长也是我的熟人,我有个朋友杨凤栖,你该知道吧,磐石投资的老总,是梁文祥的老朋友,你说,这熟人,老领导,朋友,这事该怎么办啊?”丁长生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当然是站在我这边了,亲疏远近你分不清啊?”秦墨白了丁长生一眼,那样子真是百媚重生啊。“我虽然这么想,但是事实却不一定能按照我们的设想去办,你要知道,梁文祥来中南省也快一年了吧,这么久都没来视察,这一次却这么快的就来了,而且我看得出来,司南下对这次的视察很重视,这里面的意思很明显,司南下也是想抓住机会靠上梁文祥,你说呢?”妻子的借口丁长生点明了说道。“那怎么办?PX项目不能再等了,现在罗明江抛弃司南下,是个很好的机会,在省里已经不存在障碍呢,就是要把湖州抓到我们手里,那样这个项目才能顺利实施,不然的话,会很麻烦”。秦墨忧心的说道。“嗯,我试试吧,待会就要到市委去见司书记交汇报材料,到时候我想想该怎么说”。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很明显,如果秦振邦真的要让自己娶秦墨,自己自然是站在秦墨这边的,那么积极促成PX项目落地湖州,就是迫在眉睫的事,而且这个项目也不是秦家一个人的,而是后面看不到的很多人的项目,正如秦振邦说的那样,在他死之前,这个项目一定要运作起来,而且要将秦墨培养成秦家下一代的掌门人。丁长生当然是不会知道此时司南下已经是心有所属,如果他知道了,他是肯定不会再去给司南下带这个话的,因为这样的事都是在个人心里的,不是知心的人是不会知道的,很明显,司南下和丁长生肯定不是所谓的知心朋友。“那好,你今晚有时间吗?我又学会了几道菜,我做给你吃吧”。秦墨犹豫了一下,说道,但是脸上却已经有点绯红了,想想自己来时父亲的话,此时的她心跳的厉害。“嗯,好啊,还是在湖天一色吗?”丁长生问道,他说的是秦墨在那里包的一栋别墅,紧挨着徐娇娇住的那一栋,这让丁长生心里有点怪怪的,要是让徐娇娇看见自己进了秦墨的别墅,那她岂不是很伤心。“对啊,怎么?你不方便?”秦墨是知道丁长生经常去那栋别墅的,她甚至有那个女孩的照片,这都是闫荔搞到的,所以,秦墨也是在向徐娇娇示威,这些小心思,丁长生哪里会知道呢。丁长生到市委时,没有直接去司南下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同一楼层的秘书长陶成军的办公室,石爱国不在湖州了,而且电话里说这事也不是很安全,还是面对面说比较好,于是丁长生就先到了陶成军的办公室,想问问这事的可行性。“哎呦,稀罕啊,有日子没来我这里了吧”。门本来就是开着的,听到敲门声,陶成军一抬头,看到了丁长生拿着一叠次材料进来了,打趣道。“我听出来了,领导这是在怪我不来请安呢”。丁长生笑笑,也不待陶成军让他,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切,还给我请安呢,我看呢,再过几年就该我去给你请安了吧”。陶成军开玩笑道。“算了,这话没法说了,我走了”。丁长生站起来作势要走的样子。“回来,你到我这里来肯定是有事,有屁不放就走,哪能行?”陶成军说道。“唉,在我的眼里,秘书长一直都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不讲理的人了?”丁长生挖苦道。陶成军没理会他,坐在一边等着丁长生说事,而且指了指门,示意丁长生去关上门说话。于是丁长生将秦墨的话又说了一边,这下轮到了陶成军大眼瞪小眼了,这样的事,要不是当事人传出来,怕是没人会知道的,但是丁长生这小子居然知道这事,看来他是有了新的消息来源了。“这事,你给石部长说了吗?”陶成军沉吟了一下说道。“没有,电话里说不太方便,现在再去也来不及了,明天梁省长就要到湖州来了,我也走不开,所以,先到秘书长这里讨个锦囊嘛。”“唉,我哪里有什么锦囊妙计,不过,我们都老了,再努力还能爬多高呢?这件事你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的意思,但是有一条你把握好就行了,那就是对你有利,石部长在省里,对湖州的影响渐渐弱了,我的处境你看得很清楚,所以,在湖州,以后的事还是要靠你自己了,这也是一个机会”。陶成军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完丁长生的话,郑兰妮惊呆了,不单单是她,陈意涵更是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搅乱了这诡异的气氛。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关于自己父亲的死因,而且还是最离奇的一种,因为陈旺海的贪污受贿,让陈意涵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但是父亲已经死了,她不想再去埋怨他,她和郑兰妮一样,都把仇恨的帽子扣在了丁长生头上。如果不是今晚丁长生机缘巧合将这件事告诉她们母女,或许在几年后,丁长生可能面临着疯狂的报复,因为当第一次听到父亲的死因是因为当时的公安局副局长丁长生主导时,陈意涵就发誓一定会报复。“我知道,你们肯定很难接受这个结果,但是陈旺海死后,蒋海洋是怎么对待你们的,我想你们该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丁长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蒋海洋说是你逼死了我丈夫,你现在又说是因为我丈夫举报蒋文山才被灭口的,我到底该相信谁?你们谁说的才是真的?”郑兰妮哭泣道。“郑兰妮,陈旺海的案子不是我办的,是公安局纪委侦察办理的,你如果有疑问,我可以让人去查找当时陈旺海交代的记录,你可以去看看,看看整个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哼,人都死了,你们怎么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了吗?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都是编造口供的高手,我一个弱女子斗得过你们吗?我现在只想和涵涵好好生活,好好活下去”。郑兰妮搂着陈意涵哭泣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从今晚的情况来看,这个愿望怕是实现不了,所以我劝你还是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吧,到南方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好好活下去,而且因为陈旺海的死,一切调查都终止了,陈旺海能每年给蒋文山上百万,我就不信你们家没有钱,所以既然政府都不愿意追究你们了,你们还不赶紧消失,还在等什么呢?”丁长生的语气严厉了些,郑兰妮吓得都不敢哭了。“丁局长,我们家真的没钱,我真的没有见过陈旺海往家里拿钱,我……”郑兰妮急忙狡辩道。“好了,你们家有钱没钱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到了市区你们下车,就当我没有见过你们,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如果有道理,就赶紧走,如果你们不想走,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蒋海洋不是好惹的”。丁长生说道。经历了一夜的喧嚣,城市开始慢慢静谧下来,看着丁长生的汽车尾灯消失在远处,郑兰妮拉着陈意涵截了一辆出租车向郊外开去。“妈,我们这是去哪儿?”陈意涵看着自己的母亲郑兰妮,有点害怕。“我们回家”。“可是我们家……”“好了,小孩子怎么那么多问题啊,闭上眼休息会,一会就到家了”。郑兰妮看了一眼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将陈意涵揽进了怀里。丁长生开着车在大街上转了半天,也没想好到底去哪里,但是不知不觉间,竟然转到了蒋玉蝶的小区门前,他没有贸然进去,而是给蒋玉蝶打了个电话,看看睡了没有,没想到蒋玉蝶还没睡。“怎么这么晚,是不是找不到睡觉的地方了,就想起我来了”。“哪儿啊,我这忙的刚刚从郊区回来,有个投资商过来考察,石书记吩咐我全程陪同,我哪敢不听啊”。“哦,又喝酒了,喝酒还开车,你不要命了,快去洗洗吧,我给你拿件睡衣”。蒋玉蝶贴心的帮着丁长生换完鞋说道。 [展开阅读全文]妻子的借口

妻子的借口

妻子的借口

妻子的借口

妻子的借口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妻子的借口》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