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韩国论理》 - 芦篙电影网

韩国论理

类型:犯罪 地区:发布:2020-12-04 2:38

韩国论理剧情介绍

老百姓都不傻,韩国这年头想找个真正能办事的官那是太难了,韩国你推诿,我推诿,像是踢皮球样将老百姓踢来踢去,都不愿意多事,搞的中国足协都想放宽招收队员的年龄,那样中国的足球说不定还能有希望。现在唐玲玲居然敢打包票说这件事她管到底,而且还公布了自己的手机电话,有不信的人当即就把电话给唐玲玲打了过去,不一会唐玲玲的手机居然真的响了起来。这一下,唐玲玲的话算是有人信了。“同志们,兄弟姐妹们,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你们也同意我的处理方式,我的就建议是大家不要堵在大街上了,回家找找自己的证据,当时李金山怎么说的,有没有书面的证据,比如收据之类的,到新湖区纪委进行登记,维护自己的权利好不好?”“好,既然是唐部长这么说了,我看我们还是给政府一点时间,这件事也要调查吧,大家都先回去吧,好不好”。人群中开始有人劝解道。于是人群三三两两的开始散去,本来一场可能会闹出大事的游行就这么散了,唐玲玲也累得一屁股坐在了车顶上,你以为站在车顶上那么好站的,那是战战兢兢,先不说怎么将这些人劝回去,单说那车顶到底结实不结实吧,唐玲玲一直都担心自己会把这汽车的车顶给站塌了。唐玲玲下车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那辆车,发现朱明水已经上车了,心里不禁有点失望,但是一想,这才是正常的,自己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能是尽力处理好后续的工作,如果朱明水有心,说不定会关注后面的处理呢。“杨书记,这是你们新湖区的事,你一定要做好后续工作,有什么进展及时通报我,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李金山这个王八蛋还能不能拿出那笔钱,要是拿不回来的话,老百姓是不会算完的,对了,韩国论理平贵,你给李金山打了电话吗,怎么没见他来?”唐玲玲想起来问道。“唐部长,电话打不通”。江平贵小声说道。“兰政委,立刻给唐天河打电话,一定要找到李金山,万一这家伙跑了,那你们新湖区就等着背黑锅吧”。唐玲玲说道。在场的人无不是一脸的黑线,现在看起来当时李金山非法收了接近四千万的铺面预售款,说是把向阳红批发市场改扩建,到时候可以优先抽取铺面,这些人才积极的交了钱,但是这一晃五六年过去了,向阳红蔬菜批发市场一直都是老样子,也没见到什么改扩建的动静,这下交钱的人才傻了,有懂事的人去新湖区问了问,才知道上面根本没有所谓的改扩建计划,大家这才知道被骗了。唐玲玲在和新湖区的人交代了一些问题后,先回了市委向司南下报告现场的情况,而且他心里也是窝火的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居然没有人到现场,一直都是自己在前面顶着,这些老爷们怎么就这么怂呢?唐玲玲上楼后,也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半路没人的时候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丁长生接通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见唐玲玲匆匆说道:“我看见他了,在游行的现场”。然后唐玲玲就匆匆挂了电话,走进了司南下的办公室。果然,司南下一直都是等在办公室,根本就没有要去现场的意思,在电话里告诉唐玲玲所谓的马上就到,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如果唐玲玲顶住了,那么他就不用去了,如果唐玲玲顶不住,那么那些人肯定是要到市委大楼来的,到那个时候自己再出面也不晚,自己太早的出面反而是不利于解决问题。“唐部长,你辛苦了,处理的怎么样了?”司南下一看是唐玲玲进来,急忙站起身向唐玲玲伸出了手。“司书记,我现在向您汇报一下这件事的处理情况……”朱明水并没有进市区,而是直接按照秦墨发来的地址去了湖天一色度假村,现在已经是一点多了,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不少了。但是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不只是秦墨,还有丁长生,刚才丁长生接到了唐玲玲的电话,就知道朱明水可能去现场了,湖州市区不大,这么热闹的事要是赶不上才奇怪呢。“朱叔叔,您可是来晚了”。丁长生和秦墨站在别墅前的草坪上,看到朱明水的车过来后,他急忙上前帮着拉开了车门,秦墨就跟在他的后面,这样看上去,俨然是一对小夫妻的样子。“咦,长生也在啊,你没去上班?”朱明水笑眯眯的问道。“朱书记,我是中午刚赶过来的,秦墨说您来了,我就赶紧过来了”。丁长生实话实说道。如果自己一味的遮掩反倒是不美了,万一被朱明水这个老狐狸看出点什么,那么自己之前的形象分可就没有了,有时候不是自作聪明的时候,还是老实点好。“唉,刚才秦墨说我来晚了,你们市区堵车了,堵得厉害”。朱明水笑着说道。“堵车了?湖州市区堵车的时候可是不多,朱书记,您走的哪条道啊?”丁长生故作奇怪的问道。“向阳红大街”。朱明水说完看了丁长生一眼,想看看这小子怎么说,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市区的事,按说这么大的事,他作为湖州地位不低的干部,不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咳,您不该走那条道,我听说有老百姓在那条道上游行呢,您走那边肯定会堵上啊,现在都散了吗?”“哦?你也知道啊,你去市区了?”“我倒是没去市区,我不是当过市局的副局长吗,局里的兄弟们说的”。丁长生波澜不惊的解释道,心里却在暗想,这个朱明水可是心眼够多的,和他说话一定要多加小心,尤其是撒谎的时候。

“切,论理你们全家都掉钱眼里了,论理哪会想我?”杨程程表示不信的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爸爸也过来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在湖天一色定了位置了”。谢赫洋说道。“舅舅也来了,你们这是来旅游了?”杨程程疑问道,虽然听说了谢氏钢铁的不景气,但是一直都没勇气问问到底情况如何,因为谢九岭和自己的妹妹关系并不是很好,两家虽然是亲戚,但是谢九岭家却是家赀万贯,而杨程程家却不是那么富裕,当年杨程程的母亲嫁给杨程程的父亲时,谢九岭是坚决反对的,自那之后,虽然这种亲戚关系还维持着,可是来往却不多,也就是逢年过节问候一声,自从谢九岭的父母去世之后,杨程程还在每年回去姥姥家看看谢九岭,可是她母亲却再也没有回过荆山了。“不是旅游,我们是准备在湖州建厂,荆山的矿石已经挖干净了,要是还守在荆山,非得困死不可了”。谢赫洋解释道。“到湖州来建厂,谁介绍来的,仲华?”仲华是市委副书记,虽然他和谢赫洋离了婚,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她第一个就猜到了是仲华介绍谢家到湖州来投资的。“不是,以后在我面前别提这个人”。谢赫洋立马不高兴的说道。“好好,不提,那是哪个领导介绍你们来的,既然要跳出荆山,干么不去省城呢?”杨程程疑问道。“省城地价太贵,谢氏钢铁现在远不如前了,所以能省则省,再说了,湖州这边的优惠措施还是不错的,我爸爸也愿意到这里来投资”。谢赫洋解释道。“哦,洋洋,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们的投资算在我名下怎么样,新湖区也在招商引资,就投在新湖区吧”。杨程程一直没听到谢赫洋说到底是谁引来的这笔投资,还以为就是他们自己来的呢,那这样的话还不如记在自己名下呢,领导也都有招商引资的指标,要是把谢氏钢铁这个项目记在自己名下,那自己今年就超额完成了。“呵呵,你说晚了,这笔投资是有引路人的,就是你的搭档丁长生,几天不见,这小子倒是爬的够快的,现在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吧”。谢赫洋笑着说道,丁长生每前进一步,她的心里比谁都开心,这虽然是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却让人甜蜜的半夜睡不着觉,在这之前,谢赫洋都不知道牵肠挂肚一个男人会是什么感觉,但是丁长生让他感受到了这种感觉的热烈。“什么?丁长生?你们怎么认识?”杨程程惊问道。“还说呢,你刚刚不是说到仲华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丁长生以前是仲华的秘书?”谢赫洋反问道。“对对,看我这脑子,糊涂了,是这样,对,他刚刚走了,说是家里有点急事,可能一会就回来了,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吧”。杨程程感觉自己有点失态,自己刚刚和老公研究怎么对付丁长生,想不到自己表妹这个项目还是丁长生引进来的。丁长生带着赵馨雅在小区里看了监控,看到寇莹莹拖着行李箱子出了大门,然后打车走了,不过走的方向好像是火车站,所以这俩个人急急火火的赶到了火车站,然后和唐天河联系,让车站派出所到火车站看了看,果然发现寇莹莹是买了去白山的火车票。“这样吧,你留下吧,她走了没多久,我开车去白山,路上要是不耽误的话,可能还能堵住她,放心,我一定会把她给你带回来,就算是她不愿意回来,我也会把她送到海阳去,好吧”。丁长生劝慰赵馨雅道。此时,赵馨雅悬着的心渐渐稳定下来了,自己昨晚实在是不该打她那一巴掌。“那,我不去行吗?”赵馨雅还是不放心道。“你们昨晚闹得那么僵,你去了反而是不好,都冷静一下吧,我去了还得赶紧回来,你们教师工资的事还没处理完呢,好了,不耽误时间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开车直接上高速了”。丁长生说道。“那好,那你路上慢着点,不要强赶,可要注意安全”。“我知道了,走了”。丁长生说完钻进车里开车离去了。看着丁长生的车消失在车流里,赵馨雅的心算是纠结成一个疙瘩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到如此一个危险的漩涡中,自己明明知道莹莹喜欢丁长生,可是自己怎么会让丁长生得逞了呢,得逞一次那是巧合,可是这以后的一次一次都是巧合吗?自己就真的那么贪恋他的温存?虽然这样的问题自己每次和丁长生结束后都要扪心自问,但是每一次都是一样的答案,没有下次了,坚决没有下次了,可是每当丁长生那爆发着男人气息的身体接触她时,她都会无条件的缴械投降,好像都不用丁长生对自己提出多少要求,自己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满足他,去迎合他,自己好像是他手心里玩弄的小鸟一样,只有他的手心里才是自己最温暖的巢穴,虽然这不能让自己飞的更高,可是自己却喜欢他全身心的温度。都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自己虽然不是他完成的一半,可是每当自己和他在一起时,才能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一个完整的女人,虽然这对女人的道德来说是可耻的,可能会被人说成是**妇**,可是自己就像是吸了*的那一刻,闭上眼,世界都是自己的,除此之外再无他求。丁长生一路疾驰,终于是在寇莹莹买的那趟火车到站之前到了火车站,停好车,倚在出站口不远处的角落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出站口,期盼着寇莹莹能够快点出来。“美女,去哪儿,坐出租车吗?”寇莹莹一出火车站的出站口,就被来来往往揽活的出租车司机给拦住了。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门,虽然差几天就满十八岁了,可是这样的经历却是空白,她不懂得如何谈价,也不懂得如何拒绝,直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将她的行李抢了过去,掉头就走,寇莹莹不得不在身后紧跟着,叫喊:“哎,你拿我箱子干嘛?”韩国韩国论理

韩国论理

论理韩国论理韩国论理

韩国论理

韩国论理

韩国论理

韩国

论理韩国

论理韩国

论理韩国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韩国论理》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