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女集中营》 - 芦篙电影网

女集中营

类型:短片 地区:发布:2020-12-04 0:20

女集中营剧情介绍

“兰姐放心吧,女集这件事我答你了,女集就不会食言,再说了,当时兰姐也答应我了,只要是我替雷大哥报了仇,兰姐就会答应我一件事,而且还狮子大开口的说无论什么事?是不是,兰姐?”丁长生戏谑的看着兰晓珊说道。兰晓珊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马上回答,不是她不想认,而是她在考虑丁长生刚才问的那句话,那就是关于她的家世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很多年没人提过了,只是不知道丁长生从哪里知道的。她的父亲的确是中南省的前纪委书记,当时到点就退了,而且绝没有到什么政协之类的去养老,退的干干净净,这给中南省的官场震动很大,当惯了官老爷的人,哪舍得一下子退的这么干净,搁现在的话叫裸腿。中南省的很多纪委系统的干部都知道他,就连现在湖州的纪委书记汪明浩也曾是他的部下,到现在为止,中南省很多的纪委干部都曾经得到过他的指点,尤其是厅级一档的干部。兰晓珊在想,刚才当丁长生这么问,是不是和最近的湖州人事变动有关系,难道这么快丁长生就撑不住了,还是想另寻其他的后台,难道石爱国在走之前不对丁长生做一个更好的安排吗?“啊,呃,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明白,不好意思,我走神了”。“算了,不说了,兰姐,你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啊,怎么心不在焉的?”“没有,我没事,倒是你,下一步怎么打算的,是留在湖州,还是跟着走?”石爱国将要离开湖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兰晓珊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看来兰姐都知道了,给我点建议呗”。丁长生喝了口咖啡,心不在焉的问道。丁长生从来没有听兰晓珊说过他们家里的家里人,而且她也没有离开过湖州,看来和家里的关系不怎么样,自己有那么一问,也只是随口一问,倒不是兰晓珊想的那样,即使要攀高枝的话,也不会女集中营朝一个退了休的老头子使劲,更何况作为一个纪委书记,如果你得罪的人不多,在干部群众中一呼百应,只能说明你这个纪委书记干的不怎么地,有可能就是和稀泥了。“石书记不走的话,现在是三足鼎立,他要是走了,那就是两强对立了,只是不知道这书记谁来做,无论谁来做,都的是其中的一强,你是前任市委书记的人,又霸着开发区主任这个职位,看来你的日子不好过啊”。兰晓珊嗤嗤笑道。“兰姐,这个时候了,你还忍心看我笑话啊?”丁长生知道兰晓珊的父亲既然是省前纪委书记,那么她也算是官宦之家,想必对这些官场的烂事也知道不少,尤其是他父亲干的活决定了他接触到的绝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一个人不是从生下来就会那些阴谋诡计,但是可以断定的是,阴谋诡计却都是经验和教训的衍生物而已,不受别的的害,哪能想出来怎么害别人?“你要是不走的话,就不要动,你现在动一点,别人都能看到你想干什么,说实话,这两年,你在这湖州算是个名人了,现在在你身上的目光甚至都不比石书记身上的少,他们都等着石书记一走,有怨的抱怨,有仇的报仇呢,你说,这个时候你要是做错一点事,那岂不是往人家手里送把柄吗?”兰晓珊说道。“兰姐,你可不要吓我,这湖州的老百姓都这么不堪啊?”丁长生奇怪道。“唉,老百姓?老百姓知道你是谁啊,再说了,想治你的人也不是老百姓,说到底,暗箭还是来自你身后的那些同事,你最好做好这个思想准备吧”。兰晓珊落寞无比的说道。这一点丁长生到还是信的,别的不说,自己开发区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巴望着自己赶快滚蛋,只是这件事他们说了不算,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开发区虽然名义上的班子健全,但是有几个干事的呢?丁长生下了班将顾晓萌接到了医院里,然后拉着杨晓送到了家里,没有在顾家吃饭,他想趁着晚上去找仲华聊聊,本来顾青山是一个很好的师父,但是顾青山现在刚刚动完手术,还很虚弱,丁长生哪忍心拉着他聊个没完呢。早过了下班的时间,但是当丁长生给仲华打电话时,仲华依然还没有下班,丁长生正好开车路过财政局,所以直接将车开到了财政局的大院里,一下车就看到仲华站在二楼的走廊里抽着烟,看样子是出来透透气的。“仲哥,这么客气,还出来迎迎我,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办公室”。丁长生开玩笑道。“你的脸皮还真是厚,我是迎你的吗?”。仲华不屑的说道。“那是我自作多情了,怎么还不下班啊,嫂子不是来了吗?”丁长生上前在仲华面前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然后借着仲华的烟屁股点燃后问道。“唉,这湖州的财政是一天不如一天,我这愁得睡不着觉,回到家里,孩子闹,老婆喊,太烦人了,我晚回去一会,清静一下脑子,你来干什么?不是来要钱的吧?”仲华戏谑道。“咳,要钱干什么?要钱给谁花啊?放心,我绝不是来要钱的,只是这几天很闹心,要不然我请你喝酒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很久都没有和老领导聊天了”。丁长生谦虚道。“切,你还真是够谦虚的,我怎么听说你这开发区的主任要挂市长助理,这是你自己要求的还是石书记硬是要给你的?”丁长生和仲华一前一后进了仲华的办公室,刚刚关上门,仲华就问道。“这还用说,老领导,我跟你干了也有一段时间,我向你要过官吗?我一向是随遇而安,给我多大的官,我就干多大的活,我知道,这件事要是成了,我就等与是在火上烤了,石书记走了,再来一个领导,然后把这市长助理给撸了,你说我还有脸在这湖州呆着吗?”丁长生对石爱国的安排越是颇有微词,但是石爱国是为他好,他是断断不敢说出来的。

到了熄灯的时间,中营两人都各自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中营虽然还在说话,但是除了说话的声音,就是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当然,这声音只是丁长生捣鼓出来的,刘香梨可不敢在这里脱衣艇觉,她和衣而卧,将小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刘姐,我虽然只来了一天,你的故事可是快把我的耳朵塞满了”。“谁乱嚼舌头根子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他”。黑暗里,听看列车在车轨上恍当吮当的声音,两人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不少。“收抬什么呀,说的都是你的好话,说你很坚强,很能干,是个女强人,不过,我有件事很奇怪,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丁长生卖着关子。“小丁主任,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还是领导呢,说话磨磨卿卿的,不像个男人”。刘香梨撇了撇嘴说道。“你家我大哥走了也有四五年了吧,你就没想看再走一步?”丁长生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这个问题很无聊”。刘香梨闭上眼不愿意再搭理丁长生。“无聊吗?我觉得很有趣啊,难道比现在睡不着还无聊?”丁长生问道。“有趣,是不是别人的隐私对你来说都很有趣啊,想不到小丁主任还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唉,当我没说,睡觉吧,我发现从上火车你就像是吃了火药似的”。“不是我吃了火药,而是你和你那个朋发都没安好心”。“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为什么火车上这么多铺位,偏偏把我们两个买在一个包厢里,而且就只有你和我,你说,你和他是不是没安好心?”刘香梨一副鄙视的样子。丁长生无话可说了,这事他还真没有考虑过,但是坐火车不都是这样吗,买到什么座就是什么座。“怎么了,说道你痛处了?”看着丁长生不说话,刘香梨噗呲笑了起来。“刘姐,好吧,我承认,我是艳羡你的美色才托朋发买到一个车厢的,这样行了吧,好了,睡吧,有事明天再说”。一转身,背朝外睡了起来。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上海,在出站口,他看到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举看写有丁长生的牌子。“你好,我就是丁长生,这是我朋发”。丁长生指着身后稍显土气的刘香梨说道。“丁先生,你好,我叫常伟民,是杨小姐的司机,特地来接您的”。常伟民很小心的接过丁长生的包,带领他们来到外面,一辆奔驰600正停在外面。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guantiwanzhengban/105.html[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女集女集中营

女集中营

中营女集中营女集中营

女集中营

女集中营

女集中营

女集

中营女集

中营女集

中营女集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女集中营》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