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霜寒之翼》 - 芦篙电影网

霜寒之翼

类型:感动 地区:发布:2020-10-20 24:58

霜寒之翼剧情介绍

“你小子,霜寒死犟是吧,霜寒这是成哥的一片心意,再说了,你小子能有几个钱,要是哪天心痒了,准备包个二奶什么的,不都得需要钱吗?”柯子华撇了撇嘴说道。“靠,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我没那么低级”。丁长生辩道。“咳,算了,长生有自己的准则,我也不强求了,不过长生,你要是缺钱花,一定给哥哥说,我说过,咱是兄弟,是不是,有什么事不能自己扛,只要是兄弟,那么就得兄弟一块抗,老金那里我去说,行了,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赶紧回去吧”。“成,等忙过这一阵,我来找成哥喝酒”。丁长生伸手和成功握了握手上了自己的车,边启动车边朝成功和柯子华挥手。看着丁长生的车消失在远处,成功回头看了一眼柯子华。“华子,是不是我们做的有点过了,他好像一直对我们很警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哪地方做的不对了?”成功不甘心的说道。“成哥,我看不像啊,这小子就是在装逼,改天我好好收拾收拾他,他就老实了”。柯子华一向是大大咧咧。成功看了柯子华一眼,说道:“他昨晚是在那个高中老师家休息的,那个老师我们监控了好长时间了,我发现她并不是很黏糊丁长生,只是偶尔丁霜寒之翼长生会来找她,而且这个女人基本上不和任何的男人接触,看样子和长生很是投缘哪,而且这样规矩的女人不是很好找,看不出,丁长生这小子在对付女人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嗯,成哥,你说的也对,要不然周红旗哪能看得上他呢,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周红旗怎么会看上他呢,我比他强多了”。柯子华愤愤不平的说道。“这事你就别想了,周家的女孩不是那么容易上手的,我们要注意的还是丁长生,这小子越是这样若即若离的,我对他越是感兴趣,而且我断定,这小子还得往上爬,不信你等着吧”。成功悻悻的说道。“要不要动动老爷子的关系,那样或许能起点作用,要是老爷子退下来,那么到时候再说话恐怕也不好使了”。柯子华罕见的低声说道。“不用,这么多年了,华子,你见过我动过老爷子的关系吗?太明显,那样不好”。成功摇摇头说道。人就是这样,如果能够轻易得到,那么你就会感觉这东西真是一文不值,但是如果你越是想得到,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而得不到,那么人的内心那中痒痒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和以前一样,在向领导汇报工作之前,打听消息最好的地方就是领导的秘书那里,所以和领导的秘书搞好关系是很重要的事,但是罗香月和丁长生的关系不用刻意去结交,因为两人经历过一次瞒天过海般的求官活动,即便是当初没有成功,但是这对于罗香月日后的发展也是大有裨益,要不然她也不会当上林春晓的秘书,而且现在还兼任县委办副主任,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位置。“怎么样?罗姐,领导没生气吧?”“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们镇上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还一天到晚在外面飘,等着人家把你的老窝端了,那时候你就老实了”。“端我老窝,什么意思,谁这么大胆?”丁长生脸一板,一本正经的说道。“咳,你这人,我这里和你说正经的呢,别看人家是个副镇长,但是人家的根子硬,所以你要小心点,多少次都把小报告打到我这里来了,我都是圆了又圆才给领导汇报的,你倒好,不管不问的,你是不是以为和领导很熟啊?”罗香月的确是很生气,因为丁长生帮过她,所以她自觉不自觉的就将自己的天平倾向了丁长生这边。“好好,我听罗姐的,下次一定注意,多谢罗姐了,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领导笑纳”。丁长生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从手包里拿出来递给了罗香月。 [展开阅读全文]

“晓珊,霜寒你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有多大?”汪明浩听了兰晓珊的话后,霜寒也是一愣,但是随即就将皮球踢到了兰晓珊的脚下。“汪书记,这可不好说,本来要是没有这事,我们还可以针对陈旺海反映出的情况去调查,但是现在怎么查,没办法查,而且我刚才也说了,这件事上存在着很大的阴谋,虽然我不能确定我们内部是不是有问题,但是我想既然有人间接的接触过陈旺海,看来是有人准备好了各种手段要对陈旺海下手,即使陈旺海不自杀,我相信他们也会使出其他手段的”。“嗯,看来陈旺海对有些人很重要啊,要不然也不会使出这样的手段来,只是现在这件事怎么处理,你有什么建议吗?”汪明浩问道。“我?汪书记,我现在没什么建议,我听领导的,领导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办?”兰晓珊也不是傻子,所以坚决不表态。“那,你们局里是怎么个意见?”汪明浩问道。“我没有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只是和丁长生副局长说了一下,他的意思是不要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证据继续追究下去,所以暂时不要在陈旺海的案子上深究了”。兰晓珊看着汪明浩的脸色说道。“嗯,小丁是石书记一手栽培起来的,看问题比你深啊,他看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晓珊哪,虽然你也是从纪委出去的,可是我不得不说你几句,不要将你的眼光局限在纪委这个圈子里,要善于站在全局看问题,这对你以后的工作有好处,只有目光远了,你看问题才比别人远,那样你就有别人没有的优势,这也是干部成长和选拔的重要条件,明白吗?”“汪书记,我明白你的意思,谢谢”。“嗯,有时间回去看看你父亲吧,他也不容易,说实话,这几年他老的很快,一起工作的老伙计,没几个了”。汪明浩很是伤感的说道。“汪书记,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兰晓珊没有接汪明浩的话茬,起身说道。“嗯,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吧”。汪明浩再次说道。“谢谢你,汪书记,我会的”。兰晓珊点点头出了门。丁长生觉的自己的到的时间并不晚的,但是到的时候蒋玉蝶已经到了,看到丁长生进来,一招手,引导着丁长生眼睛的方向,其实就是不招手,丁长生也能看得见她,因为这个餐厅里没有别人,好像包场似得。“蒋姐,这里生意这么不好,干么选在这里啊,找个热闹的地方不好吗?”丁长生脱了羽绒服说道,虽然客人没有,但是屋里的温度还是可以的。“哪儿啊,今天为了让你请吃饭,我把这里包下了,待会你结账就行了”。蒋玉蝶看着丁长生笑道。“啊,蒋姐,你真舍得宰我啊,我可是工薪阶层,可不是土豪,再说了,这样的私人宴请可是不能报销的”。丁长生不信,所以说起来也是开着玩笑道。“哼,你不是土豪,那谁是土豪啊,我都听肖寒说了,海阳县有个大名鼎鼎的蓝莓基地,都把中南省的蓝莓供应垄断了,听说你你在那里面有股份,有没有这事?”蒋玉蝶看着丁长生,小嘴撇着问道。“那个,我们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谈生意的,你不觉得这么好的氛围谈那些俗事大煞风景吗?”丁长生一看自己的老底都被人家个给掀出来了,不由得讪讪道。“呵呵没话了吧,放心吧,不让你请,这是我的店,尽管吃,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做,还是那句话,好久没有这么帅的男人陪我吃饭了,陪我吃饭的那些男人,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好色下流,像你这样的小白,还真是不多见”。蒋玉蝶的样子活像是一个老鸨似的品评着男人,要不是丁长生对蒋玉蝶了解一些,差点就着了道了。“哈哈,蒋姐,先说好,我这人送可以,但是绝对是不卖的”。“哼,小滑头,你要是卖的,还有人敢买吗?”蒋玉蝶白了丁长生一眼道。丁长生并没有点菜,既然是在人家的餐厅,自己听人家的安排就是了,可是丁长生还真是不习惯吃西餐,所以看起来笨拙的很,好几次都是蒋玉蝶凑过来手把手的教他,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丁长生感觉有一种软玉在怀的感觉,强制收紧了自己的心神,以免出丑。“蒋姐,今天还是有事要麻烦你”。吃着牛排,喝着红酒,丁长生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什么事?”“我们那里有个女交警,工作很艰苦,而且家里也是……”丁长生边吃边把戴天兰的情况说了一下,意思就是请市局拍个宣传片,然后市局上下掀起一股向戴天兰同志学习的这么一个活动,其实这对于蒋玉蝶来说都是小菜一碟的事。“这事好办啊,不过工作我可以做,但是呢,人选你可要选好了,要是到后面出了事,不但丢你们公安局的脸,我们电视台脸上也不好看”。蒋玉蝶强调道。“这个我知道,已经调查好了,身家清白,没问题”。“是吗,我说弟弟,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这样一个小寡妇,可是够诱人的,你这里施舍一点小恩小惠,那里是不是就到手了?”蒋玉蝶看了看身边,然后伸长了脖子探身到丁长生的餐具上,以非常具有有货姓的声音问道。霜寒霜寒之翼

霜寒之翼

霜寒霜寒霜寒霜寒之翼

霜寒之翼

霜寒霜寒

霜寒之翼

霜寒

霜寒霜寒

霜寒霜寒

霜寒霜寒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霜寒之翼》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