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沢萌》 - 芦篙电影网

大沢萌

类型:间谍 地区:发布:2020-10-20 16:26

大沢萌剧情介绍

*是需要气氛的,大沢这话一点没错,大沢就像是现在,李红枫虽然还在犹豫,还在迷茫,但是她的身体毫无疑问的已经进入状态,抬着脸,被丁长生吻得已经迷失了方向,毫无疑问,丁长生久历花丛,是一个调情高手,俨然不是李红枫这样良家妇女可以比拟的。一边深深的吻着她,渐渐的他感觉她的身体也不是那么的僵硬了,这才腾出一只手将她护在自己胸前的手拿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小小的反抗,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了。他引导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身后,搂抱住他的腰,这样才是正常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动作,他也一样,将她深深的搂在怀里,开始的时候她还不适应,但是随着她身体的欲望被唤醒,她的双手紧紧的搂抱住了他的腰。因为刚才和沈木的那场交锋并没有得到满足,所以此时经过丁长生不断地挑动,她的身体逐渐被唤醒了,渐渐的燥热起来,但是在自己大脑深处还是存在着那么一丝丝清明。她告诫自己,不能这样,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自己不能在他面前这样,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告诉她,就这一次,就放纵这一次,下不为例,于是在放纵和保守之间来回的摇摆着,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睡衣下摆被撩起来了。她穿的是上下分离的睡衣,下面是睡裤,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睡衣下面的几个扣子被解开了,所以丁长生的手轻而易举的伸到了里面。这一下将她惊的不轻,她急忙抽回搂住他的手,想要阻止他继续探索下去。“不行,这样不行大沢萌,坚决不行”。李红枫坚定的说道,仿佛接接吻还可以接受,仿佛这不算是侵犯她的身体,但是想要再进一步活动,那就触犯了她的底线了。丁长生没有说话,只是重新裹住了她的香舌,以更加霸道更加有力的力道侵犯着她的檀口,仿佛要将她的全部香津度到自己口中,可是他的手再一次的伸进了她的衣服。同样还是强烈的阻止,但是这一次遇到的却是坚定不移的前进,渐渐的,就像是攻破第二道防线一样,这一道防线坚持的时间比上一次还要短。虽然她的手一直抓住他的手,控制着他进攻的速度,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上去,仿佛是在引导着他前进的道路。丁长生能够感觉到她心里的不甘和渴望,这种矛盾的心态让人更加的难受,那是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有时候是听从内心的呼唤,但是有时候只能是交给身体去感应,此时的李红枫就是这个状态。当丁长生的手覆盖住她的硕大双峰时,她就知道今晚自己玩了,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反对他的攻城略地,自己的整个身体随着这轻轻的一抚而变得酸软无力,要不是他抱着自己,说不定自己就要倒在地上了。因为刚才的肿胀和衣服的摩擦,它们真的需要有人来安慰它们,而此时,他真的来了,那种舒爽的感觉难以言表,这一次她是主动的伸出了自己的香舌,不再是被动的防御,她也开始了进攻,缠绕着丁长生粗壮的舌头,予取予求,这个时候女人柔软的魅力再一次迸发,紧紧的缠绕使得他差点难以脱身,即便是他已经撤离她的檀口,她竟然伸出香舌追逐着他,第一次主动的奉献出自己的香唇。硕大,坚挺,就像是一只永远都充满弹性的球体,摁下去一个坑,但是拿开手就是一个圆,无休无止,尤其是一只手都把玩不过来,可见她的两个宝贝是多么的丰硕。可是丁长生已经不满足这样只能摸不能看的境地,这很有点像是盲人摸象,虽然手感很好,但是不能满足视觉的冲击力,所以一边和李红枫激吻,一边悄无声息的解开了她睡衣的最后几个扣子,在李红枫一声嘤咛中,她的前胸彻底向丁长生敞开了胸怀,丁长生又将她推到了墙上,她也发现了丁长生狼一样的目光,想要去掩上这大开的中门,但是两只手好像是耶稣一样被丁长生定钉在了墙上,动弹不得。雪白丰满的**,在火热目光的注视下愈发坚挺,嫣红玉润的*正因她如火的*,渐渐染成一片诱人的娇红,圣洁娇挺的*顶端,一对玲珑剔透的稚*头含娇带怯地挺立,像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羞花戏蕊。李红枫咬着自己的嘴唇,她知道,自己今晚算是完了,这一生的清白身体今晚就要葬送在自己丈夫手里了,但愿这个男人说话算话,否则自己今晚的付出就算是白费了,要是这个家伙死不认账,吃干抹净再不提这回事,那么自己现在被他猥亵算什么?想到这里,她刚想出言说让丁长生给她一个书面承诺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桃源深处一股热流奔涌而出……

丁长生和胡佳佳就站在典礼台旁边不远的地方,大沢对刚才发生的事一目了然,大沢只是不知道市委书记唐炳坤给两人说了什么,以至于两人如此失态。“胡姐,看样事情有点不对啊”。丁长生小声问道。“嗯,别出声,注意看领导招呼”。胡佳佳也看出来了,只是她心里要比丁长生紧张的多,因为整个典礼都是她一手策划的,一旦出了什么事,她是要负责任的。典礼仪式由郑明堂主持,这样出彩的场合他是不愿意让给仲华的,即便他知道市委书记和仲华的关系不一般。“一号公路在各界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终于在今天要开工了,我代表海阳县委县政府……下面请白山市委唐书记讲话,给我们做指示……”可以说郑明堂的话就像是白开水一样,清澈而没有营养,好看但是没有味道,唐炳坤本来不想给郑明堂这个面子,但是这时候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绑架了一般,不得不上前讲话。“关于这条公路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市里也是大力支持的……”唐炳坤本来就没有多讲,所以也没有准备稿件,只能是即兴发挥了。丁长生两眼一直盯着仲华的一举一动,就在市委书记唐炳坤上前讲话时,仲华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用手轻轻碰了碰手边的杯子,丁长生立即会意,提着暖瓶上前给领导倒水,等给仲华倒水时,仲华俯在丁长生耳边说道:“告诉胡佳佳,宴会改成工作餐,最多不能超过四菜一汤,马上去办”。丁长生一愣,但是看到仲华不容置疑的眼神,立刻点头离开。“什么?取消宴会改成工作餐?有没有搞错啊,现在宴会估计早就做完了,那怎么办?”胡佳佳一听丁长生传达的口信,立刻呆了。“胡姐,赶紧去办吧,这你还看不出来,我要是猜得不错,咱老板刚才肯定是因为典礼的事挨训了,这是在补救呢,要是典礼结束后再来个宴会,估计市委大老板会发飙的,所以尽快补救吧”。丁长生俯在胡佳佳耳边低声道。胡佳佳这才明白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由得浑身冷汗,说到底县里说要把典礼办的好一点,不能丢了海阳县的人,可是整个操作下来都是自己做主搞得,市委大老板发了火,这事岂不是要算在自己头上?但是秋后算账的事现在不是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取消宴会改成工作餐,这么多人改成四菜一汤也不是容易事,胡佳佳简直要疯了。一大群人戴着白手套,手持崭新的铁锹铲起一铲铲的土将拴着红绸子的奠基石埋进了土壤里,这是最后一道程序,做完这件事典礼就结束了。“唐书记,这都到了中午了,到县里用点饭吧”。仲华浅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是指望不上郑明堂的,要是郑明堂来邀请唐炳坤,这事一准黄,为了海阳县的面子,仲华不得不出这个头。“吃饭?我哪有心情吃饭啊,看着市里的钱被你们拿来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我这心里都心疼,你看看你们搞的这些事”。“唐书记,这事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哼,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唐炳坤无奈,仲华的面子他得给,不然到时候不好在老领导面前说话。果不其然,等唐炳坤和参加典礼的人都到了县政府食堂时,看到就是四菜一汤的工作餐,他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其实原本宴会是安排在外面的酒店里,胡佳佳为了将功补过,擅自做主将进餐地点改在了县政府食堂,可是这些菜没有一个是食堂里的师父做的,都是从外面酒店里运来的。毫无疑问,胡佳佳这神来一笔博得了市委大老板的好感,刚才的不快也冲淡了很多。当站在县政府大门口将这些前来参加典礼的人挨个送走时,海阳县的领导都感觉到筋疲力尽了,于是连总结会也没有开,各自回营了。刚刚坐进办公室,刚刚喝了口水,仲华就接到了谢赫洋打来的电话,一号公路开工典礼举行完了,这就意味着一号公路要全面展开建设了,同时,梨园村大酒店也正是开门营业了。但是谢赫洋心里如同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感觉到恶心,只要想起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她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这就意味着,维持了几年的婚姻生活彻底没戏了,再无挽回的可能。“刚才离婚协议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了,请打印出来签好字,我明天在省城我们登记的那个婚姻登记处等你,如果你不来,我会去省委大院找你叔叔,你自己看着办吧”。刚一接听,谢赫洋那冷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洋洋,咱能不能冷静一点,我们非得走到这一步吗,我们再考虑一下好不好?”仲华很无奈,因为出轨的是他,所以他在这场婚姻关系争执中一直处于下风。“仲华,你现在说这话有意思吗?你让我冷静一下,我问你,如果我挺着个大肚子回来,孩子他爹不是你,你会怎么办,你是不是要杀了我?说啊,你怎么办?”谢赫洋得理不饶人,在电话里大声呵斥着仲华。“好吧,我同意离婚,但是我有个请求,答应我好不好,好歹我们也是夫妻一场,我叔叔最近身体不太好,能不能先不让他知道,这算是我求你的事吧”。“随你,我不会去告诉你叔叔,但是你们家的门,我是不会再去了,你也不要逼我”。大沢大沢萌

大沢萌

大沢大沢大沢大沢萌

大沢萌

大沢大沢

大沢萌

大沢

大沢大沢

大沢大沢

大沢大沢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大沢萌》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