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穿为军妓》 - 芦篙电影网

穿为军妓

类型:教育 地区:发布:2020-10-25 14:13

穿为军妓剧情介绍

田鄂茹也没有想到丁长生会来真的,军妓于是挣扎着想要逃离丁长生的拥抱,军妓而且双手不停的捶打着丁长生,可是连田清茹都看得出来,那捶打是多么的无力。田清茹心里不禁一叹,这个妹妹真是无可救药了,一见到这个小子竟然忘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妇,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这是太无法无天了,这里虽然隐秘,可是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也是不好的。“哎哎,你们再这样我可走了,真是太过分了”。田清茹将咖啡杯顿在桌子上说道,而且看到妹妹和这个小男人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的,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自己那个丈夫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一次,而且对于那个事也不甚热衷,所以看到两人亲热的情境,她的内心泛起了一丝丝涟漪。丁长生松开了田鄂茹,她趁机逃回了姐姐身边。“你不要命了,这里可是咖啡馆,万一让人家看见,你还想不想混了”。田鄂茹也嗔怪道。“看见又能如何,他想置我于死地,我总不能什么便宜都不占吧”。丁长生喝了口清水说道。“你,什么意思?”田鄂茹一阵愕然问道。“什么意思?我想你该很清楚,要不是那晚你不让我喝了,我或许就真的死在那起车祸中了”。丁长生冷冰冰的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田鄂茹大惊失色的问道。身边的田清茹也是闻之色变,不禁看着身边的妹妹,她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丁长生出车祸这事她知道,要不这次见面也不会拖到现在,但是妹妹并没有告诉她妹妹两口子和这场车祸有什么关系。“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和郑老三打架是他处理的,然后他给我打了个电话,穿为军妓约我晚上到你们家喝酒,然后我从你们家出来就出了事,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这里面到底哪个地方出了问题,我怀疑也是正常的,你说呢?”丁长生面无表情的问道。田鄂茹咬着嘴唇,不说话,丁长生也懒得说话,田清茹更是不知道说什么,这场见面只能是不欢而散。独山镇离县城是最远的一个乡镇,所以这里虽然经济上比其他几个乡镇要强一点,但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颇有点天高皇帝远的意思。“胡姐,咱怎么办呢这事,总不能亲自下煤矿找人要钱吧”。丁长生问道。“放心吧,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你胡姐有的是办法,丁秘书,跟着胡主任就是,错不了”。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回头刚问了一句,就被后面坐着的郑佳彤接过了话头说道。“郑局长,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骂我的吧”。胡佳佳也不是省油的灯,转脸看着郑佳彤说道。“胡主任,我哪敢呢,我说的是真的,我们教育局是个冷衙门,下到镇里,都没有人愿意搭理我们,而你胡主任就不一样了,小丁,你等着吧,这次下去,下面这些人还是得看胡主任的面子,给不给钱也得看胡主任的面子”。郑佳彤嬉笑着说道。郑佳彤自从上次和胡佳佳、丁长生吃了顿饭之后,回家就和自己老公康志明说了丁长生的事情,没想到这个丁秘书的经历还真是丰富,而且以前在海阳一中的名气还那么大,连老公都感叹这孩子不读书真是可惜了,但是短短两年时间,他居然当上了县长的秘书,康志明也是颇感意外。有了这层关系,而且丁长生张口闭口师母的叫着,郑佳彤顺势开始叫丁长生小丁,不再叫他丁秘书。胡佳佳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现在的处境和以前可不一样了,所以虽然在极力向仲华靠拢,但是她不是一个男人,所以很多事做不出来,她只能是慢慢的接触着丁长生这个中间角色,以此来表示着自己的效忠。而这一切仲华也是看在眼里,但是在丁长生撑不起场子之前,他还就得依靠像胡佳佳这样的老政府办主任,但是在人代会之前,他不打算动常晓春了,一切为了稳定。“前面就是独山镇政府了”。胡佳佳指着前面的一个大院子说道。“这就是独山镇政府啊,看来除了城关镇,就数这里最好了,看来独山镇还是有钱的,胡主任,郑局长,看来我们今天化缘有希望啊”。丁长生笑道。“你或许不知道,这个大院子和办公楼都是小煤矿堆起来的,独山镇应该是有钱的”。郑佳彤也说道。或许是胡佳佳打好了招呼,当丁长生他们的车进入镇政府时,两层的办公楼打开了几个门,书记张元防,镇长孙国强都走了出来,以胡佳佳她们的级别,书记和镇长是用不着到大门口迎接的。“张书记,孙镇长,都在家呢?”胡佳佳下了车和两人打招呼,其他人都是工作人员和一切副职,胡佳佳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所以没有一一打招呼。“领导下来视察指导工作,我们哪敢不在家里等着啊,这位就是丁秘书吧,哎呀,美女局长也来了,老孙,今天得让食堂多准备几个菜,咱俩陪领导喝几杯”。张元防是个大嗓门,说话声音如洪钟般响亮。“没问题,回头我就去吩咐他们,各位,会议室里请吧”。孙国强说道。

“这不是我认为,军妓而是证据显示是这样,军妓但是我们的领导前怕狼后怕虎,导致这个案子办成了夹生案,这是我最难受的,你也当过警察,应该知道警察的好奇心要是得不到满足,这是很难受的”。“但是,苗队长,你觉得你对我说这些事有用吗?我能帮你做什么?”丁长生笑笑,并不接苗振东的话茬,很显然,这个苗队长想的是该怎么样把案子破了,但是事实上现在县里各个大佬之间好像是达成了一些妥协,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修好一号公路,其他的都是扯淡,当然了,现在谁都不想扯淡,唯一想扯淡的就是苗振东这个案痴。“能啊,兄弟,我的意思就想请你帮我在领导面前说一说,让我把这个案子查下去,你可能还不知道,独山镇的小煤矿已经到了非收拾不可的地步了,这次贾成亮为什么会被炸死,很多人都只看到了案子的表面,其实这个案子就是因为煤矿兼并和采掘过界引发的,你要是真恳帮我,就别说案子的事,就单单提小煤矿的问题,仲县长肯定会明白是什么意思”。“苗队长,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当然了,我这是猜的,县里现在的头等大事是一号公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事,所以这个案子,哼,我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至于以后什么时候还能再翻出来,那就不一定了”。“丁主任,瞧您这话说的,我可告诉你,当然,这话你也可以转给仲县长,海阳县的发展方式很多,方向也很多,不等啥事都等着一号公路通车再办吧,以前没有一号公路,海阳县的日子不是一样照过不误吗,所以,你等着吧,独山镇的小煤矿要么不出事,一出事那就是大事,到时候仲县长这个行政首长是跑不掉的”。苗振东说的很自信,其实这事谁都知道,行政首长负责制,一般没有书记什么事。“好,这事我会考虑的,不过领导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可做不了主,你也别抱太大希望”。“这个自然,本来这事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无所谓,来的时候我说过了,我这是为你好”。回去的路上,丁长生一直在思考苗振东说的这件事,他觉得苗振东说的不错,只要是独山镇的小煤矿出了事,仲华肯定难辞其咎,这个县长并不是那么好当的,看来等一号公路进入正轨之后还真得给他提个醒,以免殃及自己。楼上仲华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看样子还没有睡,丁长生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上去看看,该表现的时候还得要表现一番。“领导,还没睡啊?”“你不是也没睡啊,怎么,吃顿饭吃到这个时候?”“嗯,早就吃完了,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苗振东,又拉我去喝茶了,这才晚了点”。“苗振东,他找你干什么?”仲华放下手里的笔问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还是关于案子的事,不过他说的一件事我觉得领导要注意一下,弄不好到时候真不好收拾”。“你说的是独山镇的小煤矿吧?”仲华又拿起笔开始批文件。“领导,你早知道这事了?”“你以为呢,等忙过这阵子,就开始收拾独山镇的小煤矿,说到这里我倒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领导有什么吩咐,只要您一声令下,我没话说”。“这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了,我也知道独山镇的小煤矿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但是没办法,现在当务之急是一号公路,等这件事腾出手来,独山镇的是事情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据我所知,独山镇的整个班子都烂透了,要么不动,要动就是大手术”。丁长生心里想着,只要仲华注意到这事就行了,别的自然不需要自己多嘴,自然对于仲华说的话也没有多么在意,可是接下来听到的话,却是给了他很大的震撼。“你在下面当过管区主任,还挂职过副镇长,要是让你下去独当一面,你觉得你自己能干得了吗?”仲华盯着丁长生问道。其实他也知道,丁长生太年轻,而且参加工作时间这么短,要是真的把他放到那个位置上,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可是说到底还是自己手里没有可用之人,但凡能有个自己人他也绝不会将丁长生放下去,他还想让丁长生再干两年,彻底磨一磨他的性子。可是时间不等人,要是不采取雷霆手段将独山镇的小煤矿治理好,说不定这真的会成为他仕途上的一颗大地雷,随时都可能爆炸,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我?这个,领导,这太突然了吧,我还没有考虑过呢”。丁长生一愣,没想到自己这刚刚当上政府办副主任才几天,这就要撵下去,不会是试探我的吧。“你有的是时间考虑,这事不会这么一时半会的就有结论,而且这样的事,变数很大,我就这么一说,你也就这么一听算了,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我唯你是问”。“知道,我就说嘛,我要是真下去了,谁来给你当秘书啊”。“谁也不可能当一辈子秘书,你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我知道你和寇大鹏的关系很好,有时间多请教一下,免得到时手忙脚乱”。丁长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仲华的办公室的,虽然仲华到最后那么一说看似是玩笑话,但是丁长生知道,这绝不是开玩笑,兴许真有这样的可能,可是他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军妓穿为军妓

穿为军妓

军妓军妓军妓穿为军妓

穿为军妓

军妓军妓

穿为军妓

军妓

军妓军妓

军妓军妓

军妓军妓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0-2020 《穿为军妓》 - 芦篙电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